惊蛰

攻厨,别看了。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远山声渡:

安心了安心了
但是依旧决定今晚咸鱼……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部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冥冥之中已有预定

好怪........

妈的又看见互攻党强奸tag了,妈的恶心恶心恶心恶心

呜呜呜哇()

moc:

快新
邂逅日快樂 騙子的情人節><!

关于版权 使用权 署名权一点感悟

糖炒莲子:

长期稳定的活儿更需要十万分注意合同上的版权归属,这涉及到后期可能引发的很多问题


兔卿王:






晚猫:







今天特地写下这个,是希望有画画的童鞋们(也像我这样版权意识淡薄的)








看到此文时,在接商稿时需要留意的地方。








经验有限,没说对的地方希望别介意。杂志出版社等纸媒我接触不多。








话有点多,请耐心看完。
















我大学时期就开始接商稿了,设计和服装效果图居多,插画偏少。








那时候都以为,商稿就是一锤子买卖,对方给钱,我给稿。思维简单天真。








而且,我不能以任何形式发表,不能发网上。








时光荏苒,当电脑里,各种工作和活的文件夹越来越多,自己的作品基本没什么。








才发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大部分都献给了不能以自己名义发表,保密性质的所谓东西们。苦笑。(好吧,这只是感慨,入正题)








经过对合同的分析,以及网上资料,朋友们签合同的经验。
















总结几点,给大家提醒:








1:对方一次性付钱,买的是作品使用权。使用权可以有时间限制的。几个月,几年,或者永久。最好把使用的范围确定。按时间还是按使用范围。这可以协商。你保证这个期限内不再商用,但可以在合同里说明,作者有权上传小图到网络进行自我宣传。








2:版权都在作者手里,要注意合同上这部分,有没有写到买断版权。(别随便down了网上模板,没注意看。就签了)如果对方要买断版权,那价格就不低了,自己要权衡。








3:要强调作者署名权,这是作者的基本权利。如果你的作品,都不敢说是你自己画的,那也太悲哀了。








4:没有经过公司公章的合同,仅签字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当然,很多插画根本不签合同,仅网上协商,但是一定要求对方预付报酬。30%~50%,尽量争取。很多JS,拖欠稿费,或者给稿了说不用玩消失,也有可能。








5:对方要求你画样稿,可能试了就没下文了。所以,这样稿是得一开始就谈好,样稿有报酬的。不能白画。你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争取更多权益。








6:给对方看稿时,截图看小图,如果是不熟悉的刚开始合作,在对方确认稿件OK后,收到全款再发大图。除非是对方付款可信。








6:设计类一般都有规定,修改不超过三次。插画,也要提前说明,尽量控制修改次数。如果每次修改等于推翻重画,次数不少。那这种客户不要合作也罢。当然,很多公司都不接受,我给你钱了,你凭什么不改呢?你要用专业态度说明,这是行规。
















希望大家手拉手团结起来,保护作者们的权益!








在天朝这个山寨大国,所有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当素材,请大家保护好自己,明白商稿哪些权益是属于自己的。








                                                                                  ————内牛满面的某人深夜写下此文。













































「 傲慢与偏见与ABO 」35 这就是我来见你的原因

Rumors.黑金:

「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


    我讨厌关于你的一切,



「    Why do I love you .      」


    为什么我爱你。





食用愉快











“也就是说九十九屋冒充牛郎勾搭Omega被识破了,所以现在把人家弄进来,借职务之便摇着尾巴跟在人家后面讨好他?”


四木听完秘书的汇报后,联系那天他的表现稍作推理,很快得出了结论。


秘书谨慎的点点头,“事实大概就是这样的,所以您觉得他……”


四木冷哼一声 : “活该。”


秘书 : “……”


四木当然没蠢到觉得事情真有这么简单,但是试问谁不喜欢看九十九屋真一那家伙吃瘪呢?想起这几天临也把九十九屋怼得体无完肤的样子四木就觉得身心舒畅,无论这家伙暗地里怎么暗示他都不肯放人,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俩人之间没啥关系,一切都只是一场戏,四木也乐得看他俩表演。


“你最近用不着注射抑制剂了吧?”九十九屋来找临也聊天的时候毫不避讳,这种明显涉及隐私的问题张口就来,四木很好奇他为啥至今都没被打死。


“不用。”临也扫了他一眼,一边帮四木整理文件一边敷衍的回答道,“前两天刚解除结合。”


这话里的信息量可就大了,等临也暂时因事离开办公室后,四木意味深长的瞅老狐狸一眼,悠悠道,“咋,你还翘人家墙角啊?”


九十九屋脸上的表情还来不及收敛,嘴角依然是微微上扬着的,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你真以为我看上他了?”


“……”想配合演出的四木被视而不见,脸都黑了。


“把他转到我手下,你应该知道,上次的事我还没向上面汇报。”九十九屋低声说道,顺手从他桌子上拿了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向他一抬下巴——“打火机呢?”


世界上还没有哪个人能嚣张到敢命令四木为他点烟。


四木没有动,九十九屋也没有干等着,不知从哪变出一个打火机,「啪」的一声,烟草的气息在办公室里轻飘飘的弥漫开来,叼着烟的人眼神如蛇蝎,连掩饰一下都不屑。


“我第一次见到临也时,他正被那个发狂的Alpha打得半死,即使这样他依然活下来了,只是从此之后再也不相信任何人。我也理解他,被自己标记过的,爱的死去活来的Alpha尚可背叛自己,世界上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呢?”九十九屋似乎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来,“你说要是让他知道了那帮Omega做出的事来……他会有什么反应?”


四木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觉得有些无趣起来,“棋子。”


老狐狸轻笑两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自顾自的向门口走去。


“不愿意把他交给我也可以……看他长得不错,本来打算和他玩玩的。只是到时候,记得帮我处理掉他,谢啦。”








临也并不知道九十九屋到底和四木说了些什么,但是显然很有效果,等他再次回到办公室时,那种似有似无的警戒、窥探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四木像是对他失了兴趣,在工作结束后就打发他离开了。


提前下班的临也无端得了大段的空闲时间,无论做什么都觉得无趣,正好快到了放学时间,他干脆溜达到熟悉的校园门口,打算见一见那只草履虫。


静雄最近有些不对劲,似乎是从幽的婚约解除之后开始的,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临也和琉璃打听过一些事,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懒得说破,打算想出一个合适的解决方式。


解除结合的药剂是有副作用的,但不仅仅是无法感应到信息素这样简单,Alpha会对曾经的伴侣产生极强的排斥反应,像是在进行戒除这段关系的厌恶疗法一般,应用惩罚的厌恶性刺激,达到使他们最终因感到厌恶而戒除与曾经伴侣联系的目的。


“幽每次见到我时都会觉得头痛欲裂。”琉璃显然已经接受了现实,语气变得平静,甚至提醒了他一句,“如果你为了他好的话,最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临也答应得很干脆,然而并没打算听她的。


他可没有那样的耐性和温柔。


静雄几乎是刚出校门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等着他的人,愣了一下后胸口几乎是不能自持的翻涌出一股怒气来……他也不知是为什么,在看到这个人时,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恐慌且陌生,在此之前,他从未像这样,毫无缘由的厌恶过谁。


他装作没看见那个人,低下头匆匆离开,走了没几步就被人轻轻的拍了两下肩膀。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随着这样不经意的触碰,彻底崩塌了。


临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对方拳头挥舞过来时轻松的侧身躲过去,还未站稳已经开始忙不迭的躲避起下一轮的攻击,静雄咬着牙神色痛苦不堪,临也像是没看见,嘴角漫不经心的泛起恶劣的笑容来。


“怎么,开始讨厌起我来啦,小静?”


临也恶意撩拨着静雄的神经,静雄即使是盛怒之下仍是不想伤害他的,攻击连个准头都没有,每次却是用尽了全力,临也轻松的躲避开,却始终没跑远,就这样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他像疯子一样把池袋街头当成战场,将街道毁成一片狼藉。


静雄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较劲,无论怎么发疯,始终紧咬着牙不发一言,恍惚间只觉得心底被愤怒掏空了,灌满了肆意呼啸的风,理智在风中摇摇欲坠。


这个让他一见到就感到厌恶和愤怒的人,真的是他曾经的爱人吗?


可这厌恶明明和那爱意一般汹涌而真切,支配了他所有的理智与情感,他无法思考,只能被本能牵扯着,跌跌撞撞的向前。


拥抱或是驱逐,从来都不能顺遂他的本心。


这场追逐厮杀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直到临也在一条小巷里躲避得有些气喘,不得不掏出小刀来自卫时,静雄终于被耗尽了体力,大汗淋漓,浑身湿的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支撑不身体,在巷口的尽头颓然倒地,身影笼罩在窄巷的阴影中,一边吃力的喘息一边看着已经逃出去的临也。


那人也狼狈极了,然而还是比他强点,可以站稳了沐浴在夕阳的暖橙色日光下,逆光中他的表情看不真切,静雄低下头移开目光,生怕从那张脸上察觉出一丝一毫的失望来。


空气一时间安静的只剩下喘息的声音,临也闭上眼享受这短暂的和平,片刻后重新睁开眼睛,收起小刀一步步走向那个半跪在地上的人。


“我之前一直觉得Alpha是怪物,是因为你们的爱恨太好操纵……你们就像没有心和情感,大脑全靠信息素支配。”临也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紧盯着他的双眼,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小静,你爱上我纯粹是因为生理因素。从第一次见到我开始,你体内的信息素被我吸引,叫嚣着向我屈服,明明从那时起你就该跪下来求我标记你——。”


“但是你没有,你那些蠢到不行的试探,那些险些骗过我的小计俩,小心翼翼的压抑着自己的本性……”临也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变得温柔起来,“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爱上我,一定是出于本心。这件事,我相信。”


静雄像是被卸去了浑身的力气,只觉得临也说的每个字都带了十足的力度,振聋发聩,他的头脑依旧一片空白,心底却隐隐的,觉得抓住了什么东西,挣扎着再不肯放手。


“听我说,小静,别强行违悖你的本能,不想被控制的话就顺从它,只有把积压的东西都发泄干净,头脑才能彻底冷静下来。”临也观察到他的眼神慢慢平静下来,知道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满意的凑过去亲了他一下,然后迅速站起身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防止这货还有余力爬起来打他,淡淡的补充道,“没必要因为觉得厌恶我而内疚,我这个人比较宽容,不会因为这个生你的气的。”


静雄已经可以扶着墙站起来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感觉喉咙干涸到难以出声,再开口,声音果然有些喑哑,“你来见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哦对,还有一件事。”临也露出一个「来啊来打我呀」的挑衅笑容。





“就算你是个怪物,我依然爱你。”





























TBC.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


你们应该都听过吧?我觉得和静临超符合的w

北斗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也太好看了吧小辫子真可爱😭😭

[艾利] Cradle Robber (2)

里:

配對:艾利


現代AU,靈魂伴侶/交換梗,OOC示警


沒頭沒腦,不一定會寫下去


已經取了個標題...


這集有艾(色)倫(狼),就這樣。









二十一歲生日的前一天晚上,艾倫 耶格爾是滿懷著期待入睡。


他從小覺得自己是為了跟他的靈魂伴侶才出生的……


沒辦法,他對靈魂伴侶的各種故事特別感興趣,也因此由他填的歌詞也老被資深的樂評批評為是不切實際的浪漫主義。


--『對字詞音韻的組合有著異常天賦』,卻『暴殄天物地浪費在甜膩又膚淺的意境裡』,敘述的都是靈魂伴侶跟交換靈魂的幻想。(註:引號引用自樂評)


當然,他那快速增加又狂熱的年輕粉絲們不在乎,他也不在乎那些老人因為嫉妒自己超高人氣而做出的評論。


他唱出了是大家想要愛情的渴望心聲,之後也當然會持續下去。




雖然他知道實際上二十一歲當日並不代表一定會發生靈魂交換,那代表他是一對靈魂伴侶裡中年長的那一半,也就需要磨練自己的耐性去等待。


艾倫覺得無所謂,因為對方是這個宇宙挑選給他的另外一半。


就算需要多幾年......他還是很樂觀的,畢竟1%的機率是倒霉鬼,他不覺得他的運氣有那麼差。




阿爾敏則是很一針見血地評論,如果明日真的發生了靈魂交換,就代表全國有一半以上的少女(或少男)要心碎了。


艾倫覺得應該還好,樂迷應該只是喜歡他的歌吧?若是他有了靈魂伴侶,他的樂迷應該會祝福他才對。




那會是一個超級幸運兒吧!


米卡莎低著頭,輕聲地低喃。




絕對是!


艾倫可是非常有自信。




「那麼,如果真的發生了靈魂交換,就麻煩你們照顧一下那位幸運兒了!」




讓深深信賴的兩位童年好友決定守在自己家裡,臥室之外,隔天早上迎接他的靈魂伴侶,並給對方一個簡單的介紹。




艾倫安心地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著。


不知道對方是甚麼樣的人,但是他希望是很可愛的人啊!


靈魂伴侶大略被分為兩種,有些是兩個人幾乎是分享了一樣的興趣或愛好,有些則是像是磁鐵的兩個極端,完全不一樣的人,屬於互補的型態。


不知道自己被分到的是哪種呢?




帶著渴望地巡視了自己的房間,還刻意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四散在周圍,希望對方可以馬上了解到自己的愛好,也偷偷希望對方也會因此喜歡自己,就如同他已經用了二十年多一點的時間去準備喜歡對方。


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艾倫在時針指在11的地方時,閉上了眼睛,放鬆自己讓自己陷入沉睡。




+




再睜開眼,艾倫立刻從周遭細微的陌生音聲,感知道自己已經不在自己原本的房間。


他的第一個反應是雀躍、極為欣喜的,心跳加快了。




他試圖挪動了一下四肢,皮膚跟被子的摩擦感—傳來些許的微妙感,這不是他的身體。


所以,這就是命運安排給他的另一半嗎?


啊啊!感謝上天!實在太棒了!他幾乎想要立刻跳起來歡呼!




他一高興就直覺想坐起來,沒想到他一動作,頭便像是被雷劈開一樣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呻吟了。


他的手立刻往旁邊揮找撐住身體,以免繼續往下墜。


頭真的好痛,同時馬上又立刻發現他的嘴巴很乾,喉嚨裡似乎還殘留著淡淡的苦澀味。


艾倫張開眼,視野有點模糊,但,腦袋一脹一脹的疼痛讓他幾乎無法思考,只能待在原地緊閉著雙眼。


時間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他才緩過來,在腦袋不停的一脹脹中勉強張開眼睛,進入視野的是圍繞在腰間的被單,跟在微光中明顯是打著赤膊的身體。


胸口平坦,所以,他的靈魂伴侶不是女人,而是男人......很好,沒問題的,談感情不分性別。


雖然有些還活在遠古時代的傢伙會要求同性的靈魂伴侶必須保持柏拉圖式的關係,不過就如同他不理會樂評,他也不會理會這種明顯住在海邊的言論。




讓我認識你吧!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艾倫用力眨眨眼,然後,視野終於清晰了。




他低頭盯著他靈魂伴侶的腹部區塊,呆住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六塊肌嗎?!


回想自己雖然因為經紀公司的要求,因此有運動的習慣,身體也因此還算結實,但跟這個比……


簡直小巫見大巫,這個身體是精實,沒有多餘的贅肉。




艾倫偷偷地掀開了被子,然後,看到那兩條沿著肌肉腰間沒入一件灰色單調四角褲鬆緊帶的馬......馬甲線?!


喔!


天啊!


天啊!




忍不住拿自己的手指戳了一下這個身體的肌肉,硬梆梆,艾倫不免讚嘆了一下,同時又覺得臉頰有點發熱。


這雙大腿有著漂亮緊實的線條,很有力量的感覺--就像是專業運動員一樣的體型。




很意外啊!


艾倫發現自己好像意外地喜歡這種類型耶!


明明自己平時也沒有特別被運動方面的東西吸引。




「讓我看看你長甚麼樣子吧!」艾倫小聲地說,發現這個嗓音意外地低啞,聽起來有著非常吸引人的磁性。




艾倫即使頭還是疼痛但仍忍不住摀著嘴,曲起身體在床上來回滾起來。


覺得這個聲音好好聽,糟糕,已經很滿意了怎麼辦?


已經喜歡了、喜歡了、喜歡了!實在太糟糕了!




要是阿爾敏在場,大概又會說艾倫的臉又露出耶格爾(TM)式的蠢笑。


接二連三的驚喜已經讓他的心臟有種快要爆炸的感覺,大約就是歌舞劇的角色大聲地唱著『我已經戀愛了。』的歌詞。




振作點!艾倫!


他爬了起來,把窗簾拉開,一間樸素的房間佈置就進入了眼底。


簡單的桌子,上面只有一台筆電跟充電器,沒有其他多餘的物品。


一個不算大的衣櫃,一個穿衣鏡放在角落。




艾倫躡手躡腳地走到了鏡子前,映出的一個皮膚蒼白只穿了一件四角內褲的身影。




些許的黑髮柔軟地落在額前,沿著後腦勺削上去有著刺刺的觸感,但整體來說是乾淨俐落的印象。


一張看起來很普通的臉,細長的雙眼下有長年的眼袋,眉間似乎還有常常皺眉留下的痕跡。


可能這個人常常生氣吧?


艾倫歪著頭,雖然不是漂亮的臉,盯久了還滿順眼的。


搭上這個瘦但結實、十分勻稱的身材,簡直就是滿分啊!


下意識在鏡子前轉了一圈,然後,轉頭看到鏡中映出的背影,他瞬間差點跌倒。




那是什麼?!就別說那個漂亮的背部線條,重點是,就算是土到爆炸的四角內褲也遮掩不住鏡中映那個渾圓又挺翹的屁股。


第一次發現,原來屁股也可以當作兇器。


簡直太犯規了!




感覺鼻子裡面似乎要噴出暖暖的液體,艾倫連忙捂著自己的鼻子強迫要自己冷靜下來。


要是真的噴鼻血了就太丟臉了。


不行!這人的身材真的太好了!快承受不住了!得馬上包起來,不然自己恐怕無法正常思考了。


連忙爬到衣櫃前,一打開,翻了一下,發現全部清一色都是款式差不多的體育服。


艾倫皺起了眉毛,只好隨便掏出了一套乾淨的體育服換上,穿衣的過程,忍不住想要批評這件衣服的普通剪裁簡直糟蹋了這副好身材。


拉上了運動外套的拉鍊,艾倫暗暗想,未來有機會的話,絕對要給他的靈魂伴侶來個外表大改造。








TBC

我想当现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