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逆家于我一个天堂一个地沟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远山声渡:

安心了安心了
但是依旧决定今晚咸鱼……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部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冥冥之中已有预定

唉.....好吧
还以为tdyl不会坑的

不要生气 不要生气
生气给魔鬼留地步
............

..........................
..............................

操你妈的智障狗卤味老子放把驴粪燃的火把你一把烧了

原味鸡吹😃

奇葩至极,不懂你非要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抄袭我还逆老子cp,呵呵可以某位你等着,我盯着你很久了

好怪........

妈的又看见互攻党强奸tag了,妈的恶心恶心恶心恶心

【今夕何夕】(下)(执光)

酸辣粉不加醋呀:




如果你知我苦衷  何以没一点感动


……………………………………………


“何日复归来,断君愚公念。君不见,君常见。”


夜里刚落了一场春雨,清晨打扫的侍从伸了懒腰,就持着扫帚一一清着院子里头狼藉一片的落叶,有一小公子自门前过,嘴里念念有词,神神叨叨。


“去去去,大清早的吟诗吟到这儿来了,你知道这是哪吗!”


“不得放肆。”


自院子里走出一位青年来,抬眼望去,一条深紫色抹额衬得人容貌俊朗,却偏偏是板着脸不怒而威的模样,那方眉眼很是凌厉,叫人看了不自觉生畏。


小公子收了折扇,笑眯眯对着青年行礼,轻声讲,“我瞧着阁下命中有一劫,很是不妙”


“哦?”,青年负手而立,沉稳的嗓音叫一旁本欲反驳的仆人闭了嘴。


“若阁下自己想的通,倒是很容易避开,所以我只劝阁下一句,若无意,莫欺人。若有意,莫欺己”


“公子这番话何意?”


小公子看着青年摇了摇头,但笑不语,最后施礼告辞,一路走一路哼,“君不见,君常见。”


青年皱了眉,站着一动也不动。


好半晌又有人顺台阶而上,抬手在他眼前晃,然后抚上青年的面庞。衣袖滑下来,露出一抹玄色图腾,亦龟亦蛇,玄武图腾。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小朔,莫要胡闹”,青年抓着眼前的手,板起脸斥了声,“你今日又来我朱雀阁做什么”


“兄长,你别总这样随意怀疑我,我每日来自然都是带着事情来的”


“你有空,我没空,若非必要就别来耗时”


“陵藐!”,执朔闷着一腔气,又不敢同青年发作,只好接着说,“是我大嫂昨夜生了,男孩,我大哥正愁着取名这回事呐”


陵藐听了负在背后的手不自觉握紧,面上却是看不出的,只淡淡应了,便转身往回走。


玄武阁独大,如今竟还有了后。


执朔没察觉他的异样,小心的跟上去,嘴里还要寻着借口离他近些。“诶,不若你帮我想想,我这小侄子该叫什么名字”


日光逐渐盛起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少年一路跟随着青年的步伐,起初跟不上,很快又能并肩同行。执朔怀揣着小心思,嘴角轻轻扬起。


他不知道是陵藐故意放缓了步子。


然而执朔还是没能等到陵藐告知他小侄子该叫什么名字,因为他大哥大嫂忽的遇难,尚无任何准备的他被推上玄武阁阁主之位,忙碌之际,也没能顾上自己唯一的小侄子。


等到一切事务理清的时候,执朔难得能抱着小侄子哄一哄,就收到了朱雀阁的请柬。


是陵藐的婚礼。


他有满腹的质疑需要当面问一问,但他从来不敢同陵藐发脾气。于是他只是抱着小侄子去了婚宴,送了陵藐一个打的极丑的同心结。


他不知那本就是一场鸿门宴。


玄武阁内鬼趁机发动叛乱,打着魔教的名头公开叛出钧天,婚宴上各大门派纷纷为难只身前来的执朔,三言两语要给他扣上一个与魔教勾结的罪名。


他身受重伤逃出去,小侄子却被陵藐抱走了。


从此世间再无玄武阁,只剩三大门派立足钧天。长老们十分欣慰,纷纷感慨终于除掉了独大的玄武阁,你来我往虚与委蛇,而这一切,陵藐功不可没。


他知执朔不成气候,稍微用点甜头,就将执朔的价值利用的一干二净。


这于江湖而言,还只是个开始。


陵藐还是给了执朔的小侄子一个名字,执家两兄弟,兄长执朝,老二执朔。朝,朔,黎明也,取光明之意。


所以陵藐给这小侄子取名为执明。


再到执明三岁的时候,陵藐有了自己的儿子,为其取名陵光。明,光,希望也。


他所接触的一直就是这样正派与美好的事物,一点都不像三年前叛逃魔教的执朔一样,朱雀阁在陵藐的治理下渐有独大的趋势,而玄武阁,早已是人人听闻皆不屑的存在。


但执朔忽然间又名声大噪,武力突飞猛进,也不知如何上位,短短几年内成了魔教教主的左膀右臂,世人皆嗤之以鼻,以各种难以入耳的猜测尽可能的诋毁这位曾经是四公子之一的人。


世人见不着执朔,就只好把矛头转向执明。


大人的冷眼,孩童的捉弄,执明生来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哪怕他是被陵藐亲自带大的。


陵藐从来不管他生活如何,只一味教他武功,督促他比陵光还要严格。


奇怪的是,无论旁人如何,执明总是笑眯眯的,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陵光每每瞧着了,都被气个不行。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执明白白占了他兄长的名头,做起事来往往还要他护着。


就比如陵光先前捡了一只猫,喜爱的不得了,可其他小公子纷纷笑他,总是对这种野东西上心,然后一众人冲上去夺过小猫,追着小猫到了园子里,捉弄的小猫浑身抖个不行。


陵光还没有发作,执明倒是第一个冲出去,即便他很快又被人掀翻在地,受了许多拳打脚踢。


“就凭你也敢打我?”


“就是,也不看看你是哪来的野种!”


“玄武阁的叛徒,勾结魔教,我看你同你二叔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执明始终笑眯眯的,最后还是匆匆赶来的陵光一声怒吼,哪怕嗓音软糯没有丝毫威慑力,但他是陵藐的儿子,所以执明受的酷刑才结束。


他抬起手比出一个框架来,将陵光愠怒的脸框在手指间,日头晃的眼睛疼,他说,“你真好看。”


陵光便抬起脚踹了他一下,于是他捂着肚子痛呼一声,小猫颤巍巍的从他怀里钻出来,跑到陵光脚边,小心的讨好。


两个人就这么相视而笑。


然后一起被陵藐罚了,在祠堂跪一整夜。


执明十分的不老实,因着无人看管,跪了一会儿便开始动来动去,陵光瞪了他几眼都没用,后来人索性往地上一瘫,死活不肯再起来。


他伸出手轻轻拽陵光的衣袖,“诶”,他说,“跪着多难受啊,伯父没让人看着,就说明他不是真要罚我们”


“父亲从不做无聊之事”


“你怎么也那么古板,小小的人说话做事跟个小老头似的”


陵光斜睨了他一眼,背脊挺得笔直,看起来严肃的很,然后忽的扑上去捏住他的脸,与他滚做一团。


“你说谁是小老头?啊?”


“你是,你就是”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最后当然又是以执明获胜结束,毕竟是陵藐天天盯着的,武艺自然是不会低。


彼时他骑在陵光身上,双手按着陵光的肩,得意至极的扬起头来说,“你喊我一声兄长我就放了你,如何?”


“呸,小王八!”


“小王八会咬人的哦”


“你咬一个我看看”


他真就俯下身去咬了陵光,在那软软的嘴巴上嘬了一口。


“你…”,陵光脸上蓦地腾起两抹红晕,惊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这样一番动作直接导致了两个人后半夜隔的远远的,一个比一个跪的标准,第二日魏长老来放人的时候,惊的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


年少最是无忧,若忽略那些勾心斗角。


陵藐从来不让朱雀阁的小辈参与钧天的事,偶有任务,也从不派直系弟子去做,除了执明。


他对执明极好,几乎倾尽毕生所学去教他,可他又待他极差,因为他从不会在乎执明的命。


他同魏长老裘长老讲,养着执明,跟养条狗一样简单,还能掣肘执朔,让执明做他陵家最好的盾,最好的剑,一举多得。


魏泫辰曾提出质疑,他看得出陵光十分在意执明。可陵藐听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如果陵光能控住执明,未尝不可,他自己也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


魏长老便不再多话,他走出门外看着执明慌乱掩饰的动作叹口气,好好活着,他摸着执明的头说。


于是执明小心翼翼的长大,到他二十岁,他是有罪的,是叛徒执朔的侄子,这是他人生二十年的唯一的认知。所以他从来不对欺辱他的人发脾气,反而笑嘻嘻,他自以为是的在替他二叔赎罪。


可他始终是不祥的。他的存在还是会给朱雀阁带来麻烦。


随着年岁渐长,其他门派的人越来越忌惮他,尤其钧天开始传出魔教动乱的消息,一时间人心惶惶,几大门派也蠢蠢欲动。


陵光是在下山游玩的时候被几大家族的直系弟子拦住的。


“哟,这不就是窝藏魔教执朔的侄子的人吗”


说话的是曾玩弄小猫的人,当日碍于陵藐威严,一个个都憋着气不敢发作,如今朱雀阁上下也算忙的昏天暗地,这能出口气的机会怎么能不逮住。


“阁下说话还是放尊重点的好,执明自小生活在我朱雀阁,与魔教可无瓜葛”


“那又如何,你父亲如今还在被青龙阁白虎阁长老联合审问呐!”


“就是,那小子平日里看着就一身邪气,执朔还在呢!谁知道有没有暗中……”


话还未说完,陵光已经冲了上去,几个人一番撕扯,他挨了不少打。


最后是一个玄衣青年将那几个少年唬走,陵光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气,一点都不痛快。


“你是陵家人?”


“怎么,你也是来落井下石的。”


“不,我来同你说点事。”


等执明找到陵光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廊桥上一言不发,他便小心的靠过去,伸出手欲抚上陵光嘴角的伤。


手被打开了。


“你走吧”


“你就在这里,我要走去哪里?”


“哪里都好,执明,你别拖累我父亲,拖累我朱雀阁”


他于是一声不吭,低垂着头,负在身后的手还拿着一串陵光先前嚷嚷着想吃的冰糖葫芦。


“对不起”,他说。


可陵光只是给了他一个冷漠至极的眼神,站起身拍拍衣袍转身走了。


他愣在原地,心里从没有一刻像这样恨极了执朔,恨极了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


他被所有人排挤,被所有人看不起的时候,他没有怨过执朔。可现在陵光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就恨不得亲手杀了那叛逃魔教的二叔,所谓大义灭亲,所谓维持正道。


他在山下徘徊了一个多月。


一日他正从市集走过,有几位侠客正在议论上头那几大家族的动向,朱雀阁独大没几年,果然成了第二个靶子,多半要落得玄武阁一个下场。


他于是上了山。


半路上他遇见了另一个人,一袭玄衣穿的如同地狱的勾魂使者,偏那模样又是好一位温润如玉的佳公子一样。


“执朔”,他喊。


“你怎得会认出我来”


“手腕玄武图腾,除了我,只剩你”


“那你怎么不喊我二叔?”


他没心思同执朔上演所谓认亲戏码,那些委屈那些恨他都没时间想,他知道执朔出现在这里,魔教一定也已赶到,他怕来不及。


执朔同样是怕来不及。执明算错了一件事,他以为最大的敌人会是魔教,他不知道最大的敌人是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


几大家族集体以魔教定是为了执明而向朱雀阁发难,青龙阁白虎阁皆默不作声,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他们到的时候,门口早就横尸一片,执明有些愣怔的,还是执朔行至他身侧,温热宽厚的双手捂住他的眼睛,低头在他耳边讲,“乖侄子,你要记住两件事。一是眼见不一定为真,二是千万莫要心悦陵家人”


说完话执朔便迈开步子往里走,他要去找那个固执了许多年的人,即便他怨恨陵藐,但他不会让陵藐在他还尚有能力时送死。


“二叔”,执明忽然喊,“千万小心”


执朔于是转过身,对着执明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温柔,“二叔很想你,还有,是二叔对不起你”


执明眼睛生疼,他看着执朔冲进去厮杀,他调转了方向,朝另一边而去。


执朔找到陵藐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还在”,他小声嘀咕,“真好”


然而就是这一瞬的放松,一柄长剑没入他的胸膛,他顺着纹路看过去,看到剑柄上系着一个穗子,还打着一个极丑的同心结。


“这么多年,你还真就做出魔教这些勾当来!”


他想笑,可口中不断涌着血,沾到他玄色衣袍上,沾到眼前人凌厉的眉眼上。


他于是抬起手一点点揩掉眼前人脸上的血污,然后顺势就捏住陵藐的下巴,他笑,“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陵藐面色愈发不虞,剑又往前递了几分。


执朔话已说不完整,但他眼睛还是澄亮,似盛了满满星河,一瞬不瞬盯着陵藐,他说,“这么多年没,没见,你就送我这么大一份礼呐”


他说,“藐者,遥而不可及也,陵藐,你我此一别,再无相见日。愿…愿来世…不再遇”


他在陵藐面前倒下去,沾了地上的灰,沾了血污。他怀里信封掉出来,那是他布的眼线传去的朱雀临危的消息。


陵藐持剑的手开始抖,他蹲下身去,可有人比他更快一步抱起了执朔。


“你别靠近他了”,魔教教主气焰全无,气力卸尽,似瞬间迟暮。


“算我求你”,他说,“你别靠近他了”


然后他抱着执朔一步步往外走,陵藐还蹲在地上,他的手扶着地上的石子,仿佛还有执朔的余温,他痛哭出声。


陵藐一生傲视众人,自小他就是整个陵家的骄傲,无论受多大伤吃多大苦,他眉头都不会皱,背脊都不会弯。可他如今似丧家犬一样伏在地上痛哭,然后又笑,像个疯子。


“哈,哈哈,你自作自受,你活该”,他疯了一样扇自己耳光。


君不见,君常见。君再不能见的,是君曾常见之人。


陵光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在廊檐下静静看着,看着他尊敬的父亲发着疯,他忽然想起遇着执朔的时候两个人说的话。


“你父亲自欺欺人惯了,我能怎么办呢,我不守着他,谁来守呢”


“我父亲自有朱雀阁上下守着”


“朱雀阁守的是他这个人,我啊,得守着他的心”


“魔教中人果然无耻”


“你也同你父亲一个样,自欺欺人的很”


“不一样的”,他说,“我们不一样,我会守着执明,无论如何都会守着执明”


他看到执朔独自出现的那一刻就全部明白,心下愤恨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危机尚在,几大家族一定会想办法趁乱除去朱雀阁。


他不知道执明也上了山。


刀剑落在地上“哐啷”一声响,执明的脸贴在院子里头的青石板上,冰凉的,似春日海棠绽放那一刻幽冷的清香,混着陵光身上好闻的紫藤花香气,从他全身上下每一寸毛孔钻进去,他忽然就笑了。


对着院子里的八角亭,他费力抬手比出一个框架来,好像能看到院子里最好看的一朵海棠花,长卷的发垂至腰际,一朵一朵的花和着五彩的雀翎,簇拥着那一抹淡紫身影,真好看,他想。


没人比他的陵光更好看了。叫他又爱又恨的。


他眼皮开始打架,月上中天,渲染了整个院子一抹清冷的颜色,他好像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他的框架里,像披着月色来入他梦,模糊的很,温柔的很。


“你真好看”,他喃喃道。


“我才不痛,他们哪能奈何我”


“你别凶我,你凶起来一点都不可爱”


“好吧我是乱说的,你最可爱了”


“陵光……”


“我很想你…”


他的手垂下去。


他的手被接住了,然后他整个人都被拥进一个温软带着甜甜香味的怀抱。


“别睡,小王八,你听话”


陵光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抱起执明,魔教的人不久前赶到,倒是能拖住那些个满口道义的人一会儿,他踉跄着,没走几步两个人都往下倒,是暗中有人用了暗器,小小的,直接钉进了陵光的膝盖。


他闭着眼睛,想着就这样与执明同生共死,倒也不亏两人相依相伴十多年。


忽的一声琴声至,两位公子自院墙里落进来,搀着他俩朝外走。


“阁下何人?为何帮我?”


“你称我凉公子即可,这位是我…”


“他夫人,叫我玢公子就好”


几个人寻了出僻静的院子躲进去,凉公子通医术,封了执明脉络,只不过一时半会,暂时无法救人。


陵光却是喘了一大口气,脑子也跟着清晰起来,他忽的问,“你们医术承袭哪位高人?”


凉公子皱了眉,明显不想回话,陵光却是有了想法。


“您可否帮我一个忙”


“不帮”


“求您了”,骄傲如他低了头,凉公子不忍,无奈叹口气。


他们本就是受执朔所拖来助朱雀阁,陵光亦是与他们目的相同,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动乱之后,为了要台阶下,几大家族一定会借着除执明的名号,届时朱雀阁长老定是毫不犹豫弃了执明,将他推出去,所以……”


“所以你就要代他去死?”


“这本就是我们陵家欠他的”


“这不是你欠他的,你可知晓”


“不管什么欠不欠,我不能让他再受罪”


屋子里一时间气氛掉到极点,陵光起了身,一瘸一拐的走向昏睡的执明,他握着那凉了一半的手轻轻吻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匕首,一点点将那玄武图腾划掉。


他眉眼鬓角都沾了血污,可他此刻神情却诚恳的如同朝圣。


执明本来也是所谓正派直系子弟,他可以成为天之骄子,他能够拥有无上的荣耀。


现今陵光将身份给他,接下来的年岁里,执明就将以他的身份好好活下去,承袭朱雀阁阁主位,一生无忧,平安喜乐。


他轻轻的亲了执明额头,尔后决绝迈向不归路,自毁了嗓音,替他父亲赎罪。


凉公子最后还是出了手,偷偷将陵光送往极偏远的小镇,算是了了执朔护朱雀阁人的心愿。


尔后两位小公子费了好些时日才改换了执明的容颜,半月后将“陵光”送回朱雀阁,稳了人心。


待到执明醒过来,已是前尘往事忘的干净。


朱雀阁的人皆只当他是烧糊涂了,性情大变,还变的和那位性子一模一样,于是众人更加的不敢嚼舌头,对这件事避之不及。


他当真得了安,却不曾得乐。


执明在三年后重新遇着了凉公子,遇着了陵光。


当时凉公子也是为了让陵光避世,却未曾想朱雀阁一战后,各门派长老就纷纷遣了门下直系弟子来这偏远小镇,所谓求学,实则是为了避开小辈处理钧天后续的发展。


这人与人的缘分呐,怎么躲都是躲不掉的。


花街柳巷人多嘴杂,裘振反应过来后带着人回了学堂,几个人在屋子里坐了,一时无话。


执明欣喜的很,他记起了陵光,而今江湖暂定,他可以守陵光一世安。可他又苦恼,他如今同陵光,是一个模样。


但很快这件事就有了解决。


陵光要走。


“你怎么…你为何?你这是怪我不去找你吗,我是生病了,我记不得了”


他慌忙扯着陵光的衣袖,其余人都自觉的退了出去,陵光背对着他轻轻将衣裳抽出来。


“不是怪你”,陵光安慰他,尽管他的声音十分难听刺耳,却意外的叫执明平静下来。


“你也知道那几大家族的打算,如今你就是陵光,这世上也只能有一个陵光。”


“那很简单,你叫凉公子再把我换回去”


陵光侧过身子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半晌才开口,“且不说那凉公子如今又去了何方,就看我这幅模样,难道不会更让那几个老家伙有借口来削朱雀阁的权吗!”


他无法反驳这番话,自三年前的变乱,陵藐便一蹶不振,闭了关再不肯出来,朱雀阁长老都是把他做为希望在培养的。


“你放心,我不是真的离开,等你将朱雀阁处理好了,我就会回来的”


他于是急切的凑过去,伸出手紧紧拥抱陵光,他要确认眼前的人是真的存在,他要确认眼前人说的话是真实的。


结果不重要的,左右陵光都是要走。公孙钤同裘振一道送他出了城,趁着执明难受愣神的时候,陵光偷偷拉过这两位师兄,嘱托一句务必照看好执明。


就像,就像永别一样。仲堃仪跟在公孙钤身后这么想。


他想起那日执明让他去探小乞丐的口风,他靠近了,微微抿唇一笑,“好久不见。”


陵光先是诧异,顷刻又反应过来,他顺着怀里的花猫,讽刺的回,“好久不见”


“陵光”,仲堃仪说,“我们做个交易”


昔日凉公子将陵光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生生受了三十七道鞭刑,加着之前打斗受的伤,命去了大半。


饶是妙手回天如凉公子,也没办法将半条腿迈入鬼门关的人拉回来,他只能延续他的命,而时日多久,全看天意。


世间有神药,活死人肉白骨,却极其稀少,凉公子从师门继承的,也只有那么一点,炼制成药,全数给了陵光。


仲堃仪用执明的命,同陵光换药。


陵光起初不屑与他交谈,可不曾想会于花街遇着了执明,仲堃仪便顺着机会,将裘振引了过去,这下他再没办法瞒着,他知道这是仲堃仪的警告。


都是可怜之人,不择手段也仅仅是手段罢了。


他终于点了头。


不过,或许有一天他真的可以回来,回到执明身边,他知道凉公子携妻这几年四处游历,便是在给他找寻更多的方法。


至于成不成,全看天意。


马车朝着太阳落下去的方向行驶,车轱辘压过坑洼的路面,一点点载着人远去。


执明带着满腔心思回了学堂,裘振安抚着公孙钤,手揽着在他腰际。


仲堃仪跟在后头,手心攥成拳。


“君不见,君常见”,他轻轻哼。


小镇太偏远,消息堵塞,镇上人们不知晓,魔教新任教主,名唤孟章,乃青龙阁旁系子弟所叛出。


他有一位得力助手,名唤仲堃仪。










^。。。。。。。。。。。^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这是个假结局。┐(´-`)┌顶着锅盖保证,今天会放另一个结局,时间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