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逆家于我一个天堂一个地沟

【我们相爱一周年】||城门与围墙||分享一篇被毙了三次的血泪稿

声色张扬:

城门与围墙




CP:k1Xk3




one.




有一个不安分又不听话的恋人会怎样?




答案,温柔得无可奈何。






七月初的德国淅淅沥沥的正下着微凉的小雨,湿润的空气裹在裸露的肌肤上,泛起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k3就站在不远处低头玩着手上的pad,灰蓝色的衬衫衣袖还被他卷起了几圈堆到了手肘处,偏白的肌理大大咧咧的敞在外头,随着手指移动着晃得k1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他们在飞机上还为外套这事争了一路,三少爷说小爷又不冷穿什么外套,k1说就你那体质,风一吹就感冒。




k3不服气,说冲你这句话小爷我还就不穿了。小心眼的一路都在玩着游戏,半句话都没跟他说。




k1在机场服务区取好了行李,k3还没半点要和好的意思。k1又好气又好笑,只好服了软,说着行,我错了。手一扬,还算厚的牛仔外套就罩在了k3头上。




被挡了视线的三少爷嚷嚷着小爷最后的游戏通关急匆匆的把头上的外套扯下来刚想扔回去,却不料一抬起头就撞进了那似笑非笑的深邃眼神里。刺啦一声,就像是前一秒还鼓鼓囊囊的气球被轻轻扎了个小孔,刚刚还膨胀着的小脾气一溜烟的全顺着偷偷跑了,一丁点也没能留下。 




k3有点泄气的撇了撇嘴,穿好了外套,只觉得自己又莫名其妙的踩进了k1随时布下的圈套里。




k1的强硬霸道往往对他没什么作用,但偶尔透出来的辗转温柔却像一张铺天盖地的网,隔开了他往常的不安,又裹紧了他所有的喜欢,让他心甘情愿的妥协让步。




诸如此类的事情防不慎防,k3就想不通了,自己这需要三请四请的少爷脾气怎么就撞上了波点裤这个不靠讲理全靠硬来偏偏你又反驳不了的大煞星。




觉得没面子的三少爷有点没好气的把手上的pad塞进了包里,一屁股就坐到了行李箱上,挑了挑眉头说小波点还愣着干嘛还不快送小爷回宫。k1看着k3这副得意洋洋的狐狸样子只觉得好笑,轻飘飘的回了一句那你给朕坐好了,皇后娘娘就推着行李箱直接往外走。 




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从身边擦过,k1的手就搁在自己的手臂附近,半围着隔开了有点拥挤的人流。k3飘忽着眼光想了又想,还是没把那句憋着的给小爷滚给说出口。


 


 


two.




小雨刚停的柏林,空气里都带着湿润的水汽。德国这个素来以严谨认真而著名的国家,就连街道两边的花都是一左一右规整的对称着,一簇一簇的浅黄色,松松垮垮的堆在棕色木头隔开的小方格里。k3兴致勃勃的弯下腰,不甘寂寞的伸出手指头贼兮兮的戳了一两下。k1跟在后头刚挂了家庭旅馆的预约电话,就被那几根修长的手指给撩得心里直发痒。




傻样。




k1嘴角一扬,直接就伸手把人给扣进了怀里。 


波点裤你干嘛?


抱你。


废话,小爷是问你为什么突然就搂上了!?


想搂。




诸如此类的对话从登机开始便无时不刻的在两人中间上演,素来脸皮挺薄的三少爷对这种明着耍赖的答案也没辙,顶多轻飘飘的往k1鞋子上踩个一脚算是泄愤。k1权当没看见,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占便宜占了个心满意足。




k3一贯的土豪作死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而往往会让人忽略他那格外单纯的本性。k1偶尔也会庆幸k3这种格外讨人喜欢的样子没多少人能发现,又没由来的心疼k3这犯倔又嘻嘻哈哈的小性子。见惯了摆在明面处的温柔,这种让人很少察觉的别扭又青涩的细腻却反而更让人觉得纯粹得难能可贵。




就像被松软的云层厚厚遮掩住的天空,你努力的贴近上去,便会看见那湛蓝得深邃却不刺眼的美妙天色。




并在一排的两个行李箱就立在脚边,一瞬间让人恍惚觉得像极了偷拿着行李自由私奔的情侣。k1轻笑了一声,把人搂得更紧。




预约的专车倒是不像某人的不靠谱准时到了。k3欢呼一声拉开车门一屁股就迅速坐了上去,留下被当做苦力的k1一脸无奈的提着厚重的箱子有点吃力的搬到后备箱。




车窗外快速掠过一座座古老的教堂,混合着挺拔耸立的现代高楼。古老又年轻的柏林敞着胸怀向一个个钦慕而来的外来者毫不吝啬的张扬着它的美貌与厚重。街道上树叶婆娑,清香扑鼻的菩提树就像散发着勃勃生机的绿色巨人,伸展着修长的树枝,将这座城市给抱了个满怀。




k3难得孩子气的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差点要扒拉在那透明的车窗上,把以往对自身形象的要求早就给抛到了九霄云外。k1有点哭笑不得的对投来奇异眼光的年轻司机耸耸肩,把还不怎么情愿的人重新给固定在怀里。




年轻司机回了一个笑容,放慢了车速,用英语说了一句很可爱。




k1点点头,说Yes,勾着嘴角,骄傲得不置可否。




three


好不容易下车到了预定的旅馆,本以为得了自由放了行李就能出去疯玩的三少爷又一次的算盘落空。




穿着他送的从意大利订做的高级波点裤的k1没收了他的pad和钱包,悠哉的靠在门上挡住了三少爷奔往自由的光明之路,不准出去,好好倒时差,言简意赅。




k3不乐意,语气不爽的说小爷就是要出门,倒什么时差,要倒小波点你自己倒去。




k1挑了挑眉头,直接就把钱包给揣兜里,眼神危险,k3你睡不睡?




就不睡。三少爷一副我就豁出去了谁怕谁的样子,嘟嘟囔囔的指着k1腿上那条裤子说波点裤你还穿着小爷给你买的裤子,拿人手短懂不懂。




一忍二忍无需再忍,没了耐心的k1冷笑了一声,“啪”的一下,手臂就扣到了墙上,把k3给围了个密不透风。再问你一次,k1抬手把那乱糟糟的头发给扒拉平整,出门还是好好睡觉?




k3缩了下脖子,又故意的挺直了身板,声音也高了几度,小爷要出门。




声音洪亮,表情坚定,真真是有骨气。




k1都被气笑了,点点头松开了手说行,懒得管你。




心里在欢呼着革命胜利的三少爷迅速从k1口袋里摸出钱包,脚底抹油的就想趁机溜,不料下一秒就被某个说不管的人给直接拦着腰扛了起来。




天旋地转,头晕眼花,肚子还被咯得疼,简直是痛不欲生。




被气得牙痒痒的三少爷扑腾着两条腿使劲挣扎着,咬牙切齿的说死波点你说话不算话,还不快把小爷放下来。




k1全当没听到,把人扛着就往卧室走,挣扎得狠了,想也没想抬手就往三少爷那金贵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没什么声音,也不重,后知后觉的三少爷愣住了好一会,耳根立马被烧得透红。




这么大了还被自己的弟弟揍了屁股,k3只觉得自己作为三哥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而过,异常的丢脸。




k1把扛着的人扔到床上,看着k3一副真是没脸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打疼了?压根就没诚意的k1占便宜的揉了几下,还出不出去了?




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白色枕头和来势汹汹的前踢腿。




k1毫不费力的握住那细瘦的脚腕,身子一转,就把人给压了个严严实实。




我不介意睡前来一发。


你给小爷滚!


 




four.




k1倒完时差醒来的时候,k3还微张着嘴睡得一塌糊涂。早一阵买的情侣睡衣被蹭得半卷露出白嫩的肚皮,一条腿还大喇喇的搭在他身上,毛茸茸的脑袋有一搭没一搭蹭着肩窝,还时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撒娇声音。


 


k1有点坏心眼的抬手捏住那挺翘的鼻子,就看见睡得迷迷糊糊的k3皱着眉头傻兮兮的摇着头直往他脖颈处蹭。k1轻笑了声,往那光洁的额头印上一个吻,然后才收回手心满意足的把人圈紧。




 


早安。




 


k3无意识的搂住腰,嘟嘟囔囔的应了一声的早。


 




柏林的早餐往往少不了HOPPEL POPPEL,切片的西式火腿配上松软嫩黄的鸡蛋卷,还有炸得酥脆的土豆,咬上一口,温热柔软得整个人都像是暖烘烘的。蓝格的桌布上摆着一小筐面包,抹上新制的甜香果酱,简单却是难得的美味。




 


k3咬着嘴里的小巧面点,口齿不清的说波点裤你这次不会又没做攻略吧。




 


k1挑了挑眉头,指腹轻轻擦过k3嘴边的面包屑然后停在嘴角没动,答案与一年前如出一辙。




 


跟我走不就行了?


 




k3没说话,过了半晌才毫不客气的用力咬了一口嘴边的手指。他早应该知道波点裤还是那个一年前不做半点攻略骗着他四处乱逛的波点裤,自己也是跟一年前一样听了波点裤一句话就义无反顾跟着走的大傻逼。






三少爷拿着叉子恨铁不成钢的叉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鸡蛋塞到嘴里,看到k1叉空的样子这才高兴了点。






好在旅馆离勃兰登堡门并不远,顺着菩提树下大街一直走到尽头就到了。


 




被柏林人称为“命运之门”的勃兰登堡门处在最繁华的市中心,庄严肃穆、巍峨壮丽。车流熙攘,却还是挡不住它的厚重与沉着。大门内侧的浮雕栩栩如生,最高处青铜铸造的女神像驱使着战车,从绵长的历史里奔驰而来。


 




k1和k3站在这格外庞大的城门下,像两粒砂。


 




穿着德国二战军服的挺拔士兵面容坚毅的守在城门之外,从那在日光下也显得严肃的眉眼里,似乎能清楚的看见百年前这个国家的勋章和伤疤。


 




k3兴致勃勃的把手上的东西扔到k1怀里,撒着欢儿就跑去要合影。那迫不及待的模样让被冷落了的k1有点吃味。


 




他们之间开始于一场闹剧,几经波折自欺欺人。他们争吵过和好过互相欺骗过小心翼翼过无所顾忌过无望放手过,最后却像这样占有欲爆棚的喜欢着。k3曾经让他咬牙切齿的针锋相对和令他心脏空白的无谓逞强就像被时间缓慢催熟的红酒,再次想起的时候只剩下醇厚的酒香。


 




错了的没错的,记得的该忘的,只要牵扯到了这个人,就全是弥足珍贵的。


 


 


从k7那匆忙学的几句德语派上了用场,k3举着剪刀手笑眯眯的对着不远处的k1扬了扬下巴,好看的桃花眼里亮晶晶的,就像泛着波光的澄澈湖泊,顺着笑容蜿蜿蜒蜒一直淌到了心里。


 




K1无奈的晃了晃手上的单反点点头,咔嚓一声,小心眼的只把镜头对准了k3一个人。






这似乎是命运,就像被劫走的胜利女神又重新回到她原来所在的位置,不该错过的人,总会又一次的回到你身边。


 




five. 


自以为拍好了照片的三少爷兴高采烈,勾着k1的肩膀说小爷心情好,请你吃大餐。


 




K1看着相机里笑得没心没肺的人,又看看旁边得意洋洋的摇着狐狸尾巴的k3,在心里暗笑了一声小傻逼。


 




晚餐是菲力牛排配青笋土豆泥,外带一份小甜品,还有一杯分量很足的啤酒,啤酒杯上印着德国的吉祥物,一只说不上可爱的黑熊。


 




K3看到顿时笑出了声,指了指那杯子上的熊,又指了指对面的k1,一切尽在不言中。


 




K1又好气又好笑的喝了一口啤酒,拿过一边的菜单遮住脸前倾着身就贴着那微凉的嘴唇把酒渡了过去。然后再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抽回身,好整以暇的切着手上的牛排。






 小心眼。脸皮厚度跟k1不在一个级别的三少爷呼吸不稳的暗骂了一声。






就当你夸我了。k1点点头,把切好的牛排喂到人嘴里。






六、七点的柏林还是国内四、五点的光景,密密麻麻的行人在街道里成群结队的穿梭着,各自奔赴着一场欢乐的盛会。


 




K3一直就喜欢热闹,拉着k1的手就兴冲冲的往人流最密集的地方跑。K1被挤得愤怒值直接飙到最高点,在看到k3格外感兴趣的样子后,又灰溜溜的把脾气给重新扔了回去。


 




目光的聚集点是广场中心,一对情侣在旁若无人的拥吻。


 




摆成心形的烛火还泛着柔和的光,人群里爆发的全是欢呼雀跃的祝福声和掌声,看样子是求婚成功。






K3先是兴高采烈的随着人群乱喊着,过了一阵又目光怔怔的,难得的安静下来。他戳了戳站在身边的k1,语气没了之前的雀跃。






波点,k3喊,波点裤,k3又喊,小波点小波妹小波波karry1,k3顿了顿,突然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句那个女生刚刚挺好看的。






k1抬手揉了揉k3的头发,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他知道k3在羡慕些什么,但是他,给不了。




six




他们最后才去的柏林墙。




 


现存的柏林墙分为几小段,最长的一段也不过只有1公里长。往日的风吹雨打并没在墙上留下过多的痕迹,艳丽的绘画涂鸦还是一如既往的鲜活,绚烂又热烈的色彩,把这堵并不寻常的围墙染成一个火热的情感王国。




 


k3微眯起眼,看着这堵并不厚重的墙,突然又想起k7沉迷于德意志文化时一时兴起画出来的柏林墙防线。多达十五条的防线,铁丝网,水泥墙,河流,武装,层层叠叠的圈禁住了百万人的魂牵梦绕。k7曾经跟他说过那些或轰轰烈烈或哭笑不得的逃亡故事,他难得的对他素来头疼的文学有了兴致,心心念念的一路上都在跟k1念叨着柏林墙柏林墙。




 


这是德意志的永恒伤疤,却又是绵长历史的深刻痕迹。


 




那些勇敢又可爱的逃亡者,用生命和鲜血在维护着他们的思念与梦想。k3突然的就有些发闷,下意识的握紧了k1的手。


 




柏林的风湿润而柔和,夹杂着行人若有似无的平和脚步和隐秘的雨后味道。


 




k1回握住那双修长的手,目光温柔,十指紧扣。



k3抬起眼,就被那带着炙热温度的眼神给灼得心口发烫。才冒出头的不安一扫而光,就像被暖烘烘的日光包围的枝桠,冰冷的初雪一晃而消,只剩下嫩绿的新芽直着身板骄傲得欢呼雀跃。


 




k3,k1说,我给不了你众人都心甘情愿认同的祝福,也没办法给你一个正常又热烈的婚礼。但是,我是你的 。k1这个人的全身上下,好坏脾气,暴躁温柔,都是你的。所以,你愿意,跟我走吗?


 


 


褪去了年少轻狂的k1,一字一顿,语气坚韧,难得的认真又温柔。抛去了青涩的优柔寡断,已经渐渐成长为挺拔大树的年轻恋人嘴角上扬的盯着他。




k3勾起嘴角,直接就扯过对方的衣领,抛了往日的十分别扭,在彩绘的柏林墙下,肤色各异的人群里,交换了一个濡湿的亲吻。 
 



 
在长达二十八年的岁月里,五千多人试图翻越这层层封锁的围墙,铁网,电击,枪弹,坦克,九死一生。撞击的坑洞还保留着,坚硬又锋利的彰示着为了所爱的这些浪漫者二十八年前的念念不忘与刻骨铭心。 




 
我愿意吗,这还用问?k3满眼笑意的移开嘴唇,语气如同上一年一般的毫不迟疑。




我愿意。




世界上有着太多的擦肩错过与无疾而终,人群熙攘,或许下一秒,本在身边的人便被时间的洪流狠狠推开,然后了无踪迹。




万幸的是,相爱的人永远不需要跑着接近。




穿越过历史与岁月,攀爬上危险与荆棘,我也会握紧你的手,连骗带拐的绑紧你。




你是我所有的义无反顾与不可抗拒,只要有你,我就将无可匹敌。




所以,继续出发吧。




我和你,还有一场没有终点的绵长爱情。




END



评论

热度(79)

  1. 惊蛰声色张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