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

瞅你咋滴!

「 傲慢与偏见与ABO 」35 这就是我来见你的原因

Rumors.黑金:

「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


    我讨厌关于你的一切,



「    Why do I love you .      」


    为什么我爱你。





食用愉快











“也就是说九十九屋冒充牛郎勾搭Omega被识破了,所以现在把人家弄进来,借职务之便摇着尾巴跟在人家后面讨好他?”


四木听完秘书的汇报后,联系那天他的表现稍作推理,很快得出了结论。


秘书谨慎的点点头,“事实大概就是这样的,所以您觉得他……”


四木冷哼一声 : “活该。”


秘书 : “……”


四木当然没蠢到觉得事情真有这么简单,但是试问谁不喜欢看九十九屋真一那家伙吃瘪呢?想起这几天临也把九十九屋怼得体无完肤的样子四木就觉得身心舒畅,无论这家伙暗地里怎么暗示他都不肯放人,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俩人之间没啥关系,一切都只是一场戏,四木也乐得看他俩表演。


“你最近用不着注射抑制剂了吧?”九十九屋来找临也聊天的时候毫不避讳,这种明显涉及隐私的问题张口就来,四木很好奇他为啥至今都没被打死。


“不用。”临也扫了他一眼,一边帮四木整理文件一边敷衍的回答道,“前两天刚解除结合。”


这话里的信息量可就大了,等临也暂时因事离开办公室后,四木意味深长的瞅老狐狸一眼,悠悠道,“咋,你还翘人家墙角啊?”


九十九屋脸上的表情还来不及收敛,嘴角依然是微微上扬着的,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你真以为我看上他了?”


“……”想配合演出的四木被视而不见,脸都黑了。


“把他转到我手下,你应该知道,上次的事我还没向上面汇报。”九十九屋低声说道,顺手从他桌子上拿了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向他一抬下巴——“打火机呢?”


世界上还没有哪个人能嚣张到敢命令四木为他点烟。


四木没有动,九十九屋也没有干等着,不知从哪变出一个打火机,「啪」的一声,烟草的气息在办公室里轻飘飘的弥漫开来,叼着烟的人眼神如蛇蝎,连掩饰一下都不屑。


“我第一次见到临也时,他正被那个发狂的Alpha打得半死,即使这样他依然活下来了,只是从此之后再也不相信任何人。我也理解他,被自己标记过的,爱的死去活来的Alpha尚可背叛自己,世界上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呢?”九十九屋似乎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来,“你说要是让他知道了那帮Omega做出的事来……他会有什么反应?”


四木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觉得有些无趣起来,“棋子。”


老狐狸轻笑两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自顾自的向门口走去。


“不愿意把他交给我也可以……看他长得不错,本来打算和他玩玩的。只是到时候,记得帮我处理掉他,谢啦。”








临也并不知道九十九屋到底和四木说了些什么,但是显然很有效果,等他再次回到办公室时,那种似有似无的警戒、窥探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四木像是对他失了兴趣,在工作结束后就打发他离开了。


提前下班的临也无端得了大段的空闲时间,无论做什么都觉得无趣,正好快到了放学时间,他干脆溜达到熟悉的校园门口,打算见一见那只草履虫。


静雄最近有些不对劲,似乎是从幽的婚约解除之后开始的,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临也和琉璃打听过一些事,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懒得说破,打算想出一个合适的解决方式。


解除结合的药剂是有副作用的,但不仅仅是无法感应到信息素这样简单,Alpha会对曾经的伴侣产生极强的排斥反应,像是在进行戒除这段关系的厌恶疗法一般,应用惩罚的厌恶性刺激,达到使他们最终因感到厌恶而戒除与曾经伴侣联系的目的。


“幽每次见到我时都会觉得头痛欲裂。”琉璃显然已经接受了现实,语气变得平静,甚至提醒了他一句,“如果你为了他好的话,最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临也答应得很干脆,然而并没打算听她的。


他可没有那样的耐性和温柔。


静雄几乎是刚出校门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等着他的人,愣了一下后胸口几乎是不能自持的翻涌出一股怒气来……他也不知是为什么,在看到这个人时,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恐慌且陌生,在此之前,他从未像这样,毫无缘由的厌恶过谁。


他装作没看见那个人,低下头匆匆离开,走了没几步就被人轻轻的拍了两下肩膀。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随着这样不经意的触碰,彻底崩塌了。


临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对方拳头挥舞过来时轻松的侧身躲过去,还未站稳已经开始忙不迭的躲避起下一轮的攻击,静雄咬着牙神色痛苦不堪,临也像是没看见,嘴角漫不经心的泛起恶劣的笑容来。


“怎么,开始讨厌起我来啦,小静?”


临也恶意撩拨着静雄的神经,静雄即使是盛怒之下仍是不想伤害他的,攻击连个准头都没有,每次却是用尽了全力,临也轻松的躲避开,却始终没跑远,就这样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他像疯子一样把池袋街头当成战场,将街道毁成一片狼藉。


静雄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较劲,无论怎么发疯,始终紧咬着牙不发一言,恍惚间只觉得心底被愤怒掏空了,灌满了肆意呼啸的风,理智在风中摇摇欲坠。


这个让他一见到就感到厌恶和愤怒的人,真的是他曾经的爱人吗?


可这厌恶明明和那爱意一般汹涌而真切,支配了他所有的理智与情感,他无法思考,只能被本能牵扯着,跌跌撞撞的向前。


拥抱或是驱逐,从来都不能顺遂他的本心。


这场追逐厮杀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直到临也在一条小巷里躲避得有些气喘,不得不掏出小刀来自卫时,静雄终于被耗尽了体力,大汗淋漓,浑身湿的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支撑不身体,在巷口的尽头颓然倒地,身影笼罩在窄巷的阴影中,一边吃力的喘息一边看着已经逃出去的临也。


那人也狼狈极了,然而还是比他强点,可以站稳了沐浴在夕阳的暖橙色日光下,逆光中他的表情看不真切,静雄低下头移开目光,生怕从那张脸上察觉出一丝一毫的失望来。


空气一时间安静的只剩下喘息的声音,临也闭上眼享受这短暂的和平,片刻后重新睁开眼睛,收起小刀一步步走向那个半跪在地上的人。


“我之前一直觉得Alpha是怪物,是因为你们的爱恨太好操纵……你们就像没有心和情感,大脑全靠信息素支配。”临也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紧盯着他的双眼,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小静,你爱上我纯粹是因为生理因素。从第一次见到我开始,你体内的信息素被我吸引,叫嚣着向我屈服,明明从那时起你就该跪下来求我标记你——。”


“但是你没有,你那些蠢到不行的试探,那些险些骗过我的小计俩,小心翼翼的压抑着自己的本性……”临也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变得温柔起来,“你说过如果有一天你爱上我,一定是出于本心。这件事,我相信。”


静雄像是被卸去了浑身的力气,只觉得临也说的每个字都带了十足的力度,振聋发聩,他的头脑依旧一片空白,心底却隐隐的,觉得抓住了什么东西,挣扎着再不肯放手。


“听我说,小静,别强行违悖你的本能,不想被控制的话就顺从它,只有把积压的东西都发泄干净,头脑才能彻底冷静下来。”临也观察到他的眼神慢慢平静下来,知道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满意的凑过去亲了他一下,然后迅速站起身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防止这货还有余力爬起来打他,淡淡的补充道,“没必要因为觉得厌恶我而内疚,我这个人比较宽容,不会因为这个生你的气的。”


静雄已经可以扶着墙站起来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感觉喉咙干涸到难以出声,再开口,声音果然有些喑哑,“你来见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哦对,还有一件事。”临也露出一个「来啊来打我呀」的挑衅笑容。





“就算你是个怪物,我依然爱你。”





























TBC.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


你们应该都听过吧?我觉得和静临超符合的w

评论

热度(93)